行動百分百~全新網站平台,如果您需要張貼任何文章與連結,或是任何網站友情連結,歡迎進入“關於我們”了解實際內容。

斯里蘭卡高難度瑜珈行

瀏覽:    發佈時間:2012-12-07 10:54:02 Share |

 

【Yahoo!奇摩旅遊資訊】議論瑜珈7年的知名VJ星瀚,自來已考取瑜珈國際證照開班授課,日前練舉重、健身與跑步,感應很像逼迫自己跟體重數字搏鬥,由於他個性相去急躁,以便才議論瑜珈調劑身心。

熱愛瑜珈的星瀚與友人一道前往原始的斯里蘭卡。(圖/星瀚倡導)

而這次有特別難得的機會,讓他與幾位瑜珈的友人一起到斯里蘭卡共和國(SRI LANKA)的一處名叫馬霍(Maho)的天然管制所在做瑜珈行。這趟很的斯里蘭卡途程共十天 外遇,星瀚說:「這裡是天地三大有名的瑜珈中心,我自己接續學瑜珈外也教了兩、三年,大家同業瑜珈老師的朋友,四年前有去過一次,就被當地美景懾服,頓時就發誓有生之年無需要重新去。」

星瀚讚嘆於當地優靜的景色。(圖/星瀚倡議)

這次斯里蘭卡瑜珈行(Ulpotha Yoga holidays)同行總共16人,他說:「這處是全天地三大有名的瑜珈中心,大家進行為期十天九夜瑜珈修行。在這比擬原始的場地,用身體去感覺當地人文風情。」,他還說:「這裡平常是封閉管制的處所,最早是一位富豪買下這塊地,以往是蓋幾棟房子度假,沒想到被他的一群練瑜珈朋友意識這地址所在特別清優,過後逐漸轉型引起瑜珈中心。」

一行16人所學習瑜珈的天然茅草屋休息室。(圖/星瀚倡導)

瑜珈的茅草屋休息室外頭古色古香的沙發椅。(圖/星瀚提議)

所議論瑜珈的天然茅草屋教室內部。(圖/星瀚建議)

這個環境辦法每年在寒暑假,八成兩個月只開放給瑜珈修行者,要預訂其實很難,他們光是排早晚就等了三年,據認識他們每一年快要都訂不到,直到今年六月初才好不簡易排到根本梯次,阻礙人數不能超過20人。

而相去貴的依然機票,光是機票就花了新台幣兩萬八千元,加學費共六萬塊元左右,首要坐到重新轉機飛往新加坡,結束從新加坡到斯里蘭卡,過程大多數耗11-12小時,到了機場後還要坐3個小時的車,位於斯里蘭卡後北部的山區,他說「那裡原本持續原始的知覺,而且沒有電也沒有網路跟電信訊號,可見帶手機去也沒有用,讓大家更是與外面隔絕。」

星瀚在茅草屋教室切磋倒立資料。(圖/星瀚首倡)

他們16個人分住在遞變住址,2人住在一間茅草屋,有人住在山底,有的則是在況且一頭,平常討論瑜珈時在同一間教室,其他時分都分布在山的對換角落,「我跟況且一名男生住一起,室內就只有草蓆跟簾子,住的住址都是茅草屋,沒有遮攔,儘管看起來很原始卻該有的裝備都有。」

一行人在切磋瑜珈片刻後暫時休息。(圖/星瀚提議)

星瀚跟然後一位男生所居住的舊址,屋內只有草蓆與簾子。(圖/星瀚提供)

每天下午會建議小點心,類似像炸糯米丸子的甜點,而隔天再度差異。(組合圖/星瀚提倡)

晚上在餐廳時眾人都提著煤燈用餐吃晚飯。(圖/星瀚提議)

因為在山裡有照管者呵護起居,而飲食地方則也都由他們同謀,「在這趟行程飲食都是吃素沒有肉,非但很珍惜五行,什麼菜色彩都有,黃的、綠的、藍的很珍惜飲食調養,一切食物都會吃的津津有味,同一時間也有體內環保跟排毒演變,因為補充足夠纖維後,飲食一般也會讓人真正達到身心放鬆。」

星瀚一行人前往當地著名古跡拍下票根。(圖/星瀚倡言)

一行人爬上當地著名古跡的情節。(圖/星瀚提倡)

而他們一行人就在這個場所近旁,也有前往當地知名古蹟名叫Yapawwa Rajamaha Viharaya的場地,步行約兩個多小時,在上面做高難度的瑜珈動作,「大眾在爬上去時山壁很陡峭,必須貼著牆上去,別說附近沒有圍欄,到上面時天氣何其好,VIEW也很姣好,大眾做立刻一些瑜珈的動作,舉一反三 倒立這些,除了往後議論以外,其他都是自由精神到去走走看看。」

在斯里蘭卡管制區內有間房專門訂製Salon衣服,外頭鋪了多數條輪換的布,許諾去挑欣賞的手工布去訂做一套Salon,他們作瑜珈時全身就只圍一條Salon,任憑男女都同樣。

星瀚在天然的地區下討論瑜珈。(圖/星瀚倡導)

與同業婦女友人研討高難度的雙人瑜珈。(圖/星瀚倡言)

相去有趣是環繞湖的山區,當地大眾會在湖邊洗澡,星瀚他們同行裡面有人游泳,「我沒有下去遊因為踩不到底,平常你應許預定晚上睡樹屋或湖屋,所有人划船之前住了一晚,預感蠻恐怖的,因為晚上四周一片漆黑,會以為樹上似乎有什麼東西爬下來。」

有位印度中醫師會幫你把脈,並幫你歸類成對換種類的體質 包皮。(圖/星瀚建議)

因為斯里蘭卡早就很靠近赤道,每天要喝多數水,但很少上廁所因為流汗都蒸發掉了,在那經常有椰子水是無限暢飲,每天都會有人去砍椰子,歷練放椰子水的房間就會切一顆給你,不然縱然掛一串芭蕉,想吃就常常俞允吃,在那水跟茶都是用木頭燒的一鍋自己去舀。

在白天拍攝湖中間樹屋外觀的氣象。(圖/星瀚提議)

星瀚在白天拍攝湖樹屋內部實況。(圖/星瀚提倡)

星瀚說:「在課程之中會有猴子來亂,每個房間裡面都有一位水甕,上面會放椰子殼在將甕ok將水舀起來喝,當我們在遞變房間討論時,就會有猴子直接跳進來,因為猴子不太會用那個椰子碗,牠會把椰子撥開之後舀水喝。」

晚上在餐廳時我們都提著煤燈用餐吃晚飯。(圖/星瀚提議)

平常四處看到小蟲或動物萬般稀鬆平常,有人打開衣櫃就一隻青蛙在裡面,「在所有人一行人裡面是有個婦女很怕動物,怕到會尖叫的那種,平常所有人議論時附近都就會有大多數昆蟲跟螞蟻,在結果幾天在分享感想時,看到大蜥蜴就會去看牠身上很容色秀麗的皮麟。」

我們回去的末了一天是滿月,當地還實踐唱歌跳舞為大眾餞行。(圖/星瀚倡導)

對於會不易推崇去這樣一趟行程? 星瀚覺得平常的都市文明人恐怕會受不了,他說:「我剛去的時候也很焦慮,因為我每天都用臉書,但其實這縱然大家自己的心病,自信心缺少怕人家會忘記你,造成自己心理的承當,其實去一兩天就習慣,手機拍到沒電就算了,暫時放下一切東西去這邊認識後,心情放鬆會變很乾淨,會吸取更多不同的東西。」

熱門標籤:iso18000徵信seo反光瑜珈教室商務旅館


Powered by CmsEas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