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動百分百~全新網站平台,如果您需要張貼任何文章與連結,或是任何網站友情連結,歡迎進入“關於我們”了解實際內容。

中華生產黨 大陸新娘造

瀏覽:    發佈時間:2013-07-05 11:53:17 Share |

 

       深夜10點多,盧月香風塵僕僕出當今約定的義大利餐廳,她剛加入完一名社會活動。盧月香坐下來,只要了一杯溫水,她說晚上喝咖啡會讓人「動心得睡不著覺」。

  盧月香目下的身份是台灣一名新興政黨「中華生產黨」的黨主席,該黨擁有22000多名黨員,多為大陸移居台灣人士,除此以外,還包涵台灣的退役軍人、文藝界人士、大學生和「新住民」等。該黨連夜與72個在野政黨結盟,黨部下屬有32個對接協會,若干轉移台灣政治格局中的「關鍵少數」。

  力持黨主席,盧月香暫時沒計劃向公共募集經費,刻下黨部運途經費全部是她做生意的錢在支撐。

  比起媒體照片上那個表情奕奕、活力十足的女人,眼前的盧月香顯得極為樸實。在預約播出時,她原委在向記者認可一件事——「有那麼多優秀的人,你為什麼要播出我?」

  二十幾年前,出生在福建龍岩永定縣的盧月香嫁到了台北,轉換台灣的首批「大陸新娘」。這些年,她原來在賣力證明自己「不逮別人差」,她想用自身行動來反抗和消除台灣社會對大陸新娘的輕蔑,越來越創設政黨為她們爭取平等地位。

  如今,這支由大陸新娘合成「中華生產黨」馬上顯見了它的生氣。

  盧月香說明,這陣子黃進展黨部生來想和中華生產黨合併,在台灣改造一位新住民委員會,只要她允許與黃改變黨部合作,就推選她擔待「主任委員」。

  「我為什麼要來台灣?」

  上個世紀90年代,盧月香才二十幾歲,她身上有著大多數女孩子沒有的闖勁兒,性格堅韌,精於商業。

  她在福建龍岩一所汽車技能學校畢業后,開過大貨車、辦過煤礦,獨闖過廣東,先後擁有了一支運輸貨物和煤炭的車隊,利潤可觀。

  一次偶然機會,她貫通了一位到訪大陸的台灣太太,這位太太對她印象多麼好,當即渴望她能變為「兒媳婦」,並主動索取幾張照片。

  沒過多久,她接到了來自台灣一名男士電話。就這樣,她引發了一名「大陸新娘」。

  上個世紀80年代起,飛快富裕起來的台灣重現了婚姻辣手,「外籍新娘」稍微多起來,她們大多來自越南、泰國、柬埔寨。上個世紀90年代起,大陸新娘開頭登陸台灣。

  在盧月香人生設計中,從未想過到台灣。這場婚姻猶如冒險,旁人全部無法領會,作為一名女人,當她面對陌生的國度時內心是相當恐懼。

  「造成我帶了2000美元,如果跟丈夫過得不好,被離棄了,我就用這筆錢買一張返回大陸的飛機票。」盧月香笑著追憶道。

  這2000美元終究未能用上,但「大陸新娘」的身份,還是讓她在台灣的生活舉步維艱。

  因為陣子的兩岸對峙和意識形態宣傳,再度加之社會文明和經濟相異很大,台灣大家對大陸新娘多有鄙視和偏見。

  事先是來自政府層面的賤視。據媒體宣布,就台灣當局以打擊假結婚人蛇集團為由,對大陸新娘入島從事了嚴苛的談話機制。大多數敘談官員並未歷練嚴格考驗,敘談所提出的困難無奇不有,甚而何其荒誕:例如先生穿什麼內褲;用什麼彩色的牙刷,牙刷放在哪一邊;起床后哪只腳先著地……

  「大陸妹」的稱謂代表了局部島內民眾的陳見,是好吃懶做、不務正業、知識水平低的代名詞。這讓大陸新娘在台灣享受著「次等移民」的待遇,沒有完美的保留權、結社權,未獲台灣身份證不能報名任何協會、組織,違反社會治安規定即可能被驅逐出境。這些不平等待遇,讓大陸新娘群體始終遊湯在台灣社會的最底層。

  1992年,剛到台灣時,盧月香久已享受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異樣眼光。「到市場買菜會被人歧視,到診所看病,主治醫生見我是大陸來的,隨便看看就讓我走了,這種漠視讓我很委屈。」

  盧月香老公家是開超市的,嫁當初的第三天,她就立刻助長老公做生意。因為沒有工作權,雖然是開店,她也不能站在櫃檯前,只能在周圍助長丈夫,這完全挑戰了她的心理底線——在福建龍岩時,她曾是車隊的領導者。

  前三年,她差點「每晚都在流淚」,不習慣台灣的生活,非常想念親人。

  盧月香超過一次問自己:「我為什麼要來台灣?」

  人生地不熟,不能掙錢,更令人焦急的是,馬上兩岸聯繫憂傷,周遭眾多人覺得她是大陸「派過來的」,走到哪都有人監聽。

  結婚三年,她跟丈夫總共「講不到十句話」。丈夫做生意,早出晚歸,深夜十二點才回家,洗完澡就睡覺了。結婚了幾十年,她不知悉丈夫性格、愛好是什麼,兩人相處太少了。

  隨台灣習俗,婆婆對兒媳隨時很嚴苛。

  「縱使婆婆待我像女兒同樣,但我照例能感覺到她內心的防備,生怕我將財產拐到大陸。」盧月香說。

  為了用最快日子融入到台灣,盧月香定案設置一名社交圈。「凡是到我這裏來客戶,只要來第二次,我理應會要電話號碼。我想多詳悉本地人,進入他們的社交圈,清楚當地文化,包含詳悉社團和政黨的人。」盧月香說,她用7年多的日子設置了一名龐大的人脈網路。

  這些朋友大多是台灣當地的闊太太,生意上的常客。為了開拓感情,盧月香會給她們最低折扣和特別,好的產品也都會留給她們。只要有年華,她就請她們吃飯、喝咖啡。

  盧月香深刻收穫到大陸新娘在台灣的艱辛。她隨時向台灣本地人打聽社區是否大陸新娘,只要有,她就前去結識,並將場所社區「大人物」請出來喝咖啡,拜託改天多照應。

  盧月香說大陸姑娘很難交上真心的台灣朋友,交朋友也想要支出,她本人很節省,從來不買化妝品,掙的錢一般都花在交際上了。

  「發出的聲音很少被回盡可能」

  天時久了,盧月香意識到,倘若固然請客吃飯,不能迎刃而解大陸新娘生存現狀的斷然困難。

  她和幾位志同道合者創設了一位協會,兩個月後,會員達到400多人。因為沒拿到台灣身份證,歸台灣法律,她不能擔任協會理事長,只能邀約當地一名長者掛著虛銜,實權熟悉在她本人手裡。

  為了結識台灣島各場所的大陸人,她朝夕組織協會成員到台灣各場所遊玩。她發表:「全島每個區塊都有我熟悉的人。」就這樣,她先後初創了12個社會團體,她說初創這些社團只有一個關係:「為大陸新娘發出一點聲音,為她們爭取一些地位和權利。」

  但這股少數力量並未贏得台灣當局和主流社會的青睞,盧月香說:「發出的聲音很少取得回盡可能。」

  盧月香主張,或許想讓台灣社會轉換陳見,得到主流社會認可,她理應要佐證自己。

  2001年,她領取到了台灣身份證,當年5月份她就伸手國民黨,2002年進入國民黨中央黨部做黨工。兩年後,她將初創的協會更名為「螞蟻雄兵」,用勁輔助連戰、宋楚瑜競選。

  在國民黨競選團隊中,「螞蟻雄兵」可是一股新生力道。

  盧月香說:「凡是到我這裏買東西的,我都是半賣半送,讓他們投連戰的票。」

  正軌行之有效,「螞蟻雄兵」崛起到了2000多,但「三一九槍擊案」讓連、宋總統大選落空。2007年,她重新度改造「悍馬雄兵」,本人負擔馬英九蕭萬長競選總有些會會長及後援會總隊長,盡力協助馬,蕭競選。2008年,她肩負了8位中國國民黨立法委員候選人的總顧問。

  為了讓國民黨當選,盧月香不惜血本,始終花去了幾百萬新台幣。

  她說:「全家出動到大陸支持拉台商的選票,我包了幾輛旅遊巴士到桃園機場歡迎台商返台投票。此事衝動了馬英九,勝選后,他應承為大陸新娘爭取縮短取得台灣公民身份的時分。」

  據《兩岸人民關聯條例增訂草案》規範,大陸新娘在台要滿六年才有工作權(此前是八年)。結婚滿兩年或已生育子女,只能申請在台依親居留,而在四年的「依親期」內,只有八種景象能申請工作許可。很多大陸配偶無奈定案打「黑工」。

  2009年4月,台灣「立法院」畢竟經過《兩岸人民關乎辦法塗改草案》,通達大陸配偶在台灣的工作、蟬聯及請領勞保給付權力。

  下一位目標:立法委員

  在創立了多個協會後,盧月香發現社團功效力有限。

  「台灣目前有幾百個協會,有多數打著襄助大陸新娘名義吸取好處,常用開會出路將大陸新娘召開起來,歡迎她們參加社團,最焦點的環節,成日是推銷化妝品。他們絕對不關心大陸新娘。」盧月香說。

  台灣歷程也讓盧月香學到大多數東西,她結交了大多數政治家和知識分子,他們很熱情,給她傳授了大多數知識,更改了她大多數觀念。她逐漸詳悉到,要是想為大陸新娘爭取更大利害,務求組建政黨,進入台灣立法機構,行使參政權。

  2010年,盧月香和一群姐妹向台灣內務部門申請改造中華生產黨,她擔負黨主席。在該黨的成員結構中,七成以上都是大陸配偶。

  認為一名大陸新娘,盧月香組建政黨的作法讓多數人不領會。「他們堅持我想贏得各方益處,想爭權力,出風頭。」盧月香說

  最初,中華生產黨章程里寫有「以促成兩岸和平統一為宗旨」,台灣內務部門提出,容許口頭上講,但不能寫在章程里。

  下轉 12版

  上接 11版

  盧月香主張要寫,她說:「台灣有人應允喊台獨,為何我就不能提統一呢?」

  「統一」但是代表了盧月香謀求兩岸和平的意願,不然兩岸對峙,最為難的儼然哪怕她這樣的大陸新娘了。

  2012年,盧月香以一名政黨主席的身份,號召整體黨員,一同其它幾個政黨組成「悍馬雄兵」,加勁照顧國民黨拉票,止境國民黨又度勝出。因為選舉有功,台灣當局給她頒發了一等勳章。

  「我引領企踵大陸新娘在今後能有左右藍綠陣營的力量,促進兩岸和平研究,變通一條紐帶。台灣有34萬大陸新娘,她們背後是34萬個家庭,擁有台灣身份證的有20多萬,這是一名龐大的選舉後援軍。」盧月香說。

  中華生產黨的日常職能更像大陸的「婦聯」,而且為大陸新娘爭取平等待遇,還幫她們克服家庭事故,推薦培訓,助益找工作等等。

  當前,台大醫院6000多名醫治伙伴快要是大陸新娘,盧月香有個姐妹是職業中介公司的董事長,她承包了該項業務,推介的人選大多是大陸新娘。

  這些年,她見證了太多大陸新娘的辛酸。有的嫁到台灣察看上當了,夫家很窮,實在想家了,就向姐妹借些錢買身絕色佳人衣服和禮物,回大陸探親。有的丈夫死後,被家族排擠,在台灣重新找不到正式工作,只能到餐廳和KTV打工,晚上就睡在沙發上……

  逢年過節,總略略大陸新娘被丈夫趕出來了,無家可歸,只能到黨部暫時居住。

  列舉這些事例,盧月香只想宣布——「台灣不是天堂」。在台灣中部地方一直有貧困現況,無數家庭連營養午餐都交不起。

  她說:「這幾年大陸富有了,觀光客到台灣旅遊,購物時平時一次性就刷好幾萬人民幣,對台灣人的刺激很大,他們平常很少這麼花錢的。」

  但經常往返于中國大陸和台灣的盧月香洞悉,大陸只有沿海場地經濟好一些,內地並不富裕。

  近兩年,她領著一批台灣人返鄉投資,在福建龍岩地面栽種2000畝以上的台灣稻米。每年,她都會給內地災區贈送幾百噸大米,雅安發生地震后,她就在廈門組織了一批營養大米送往災區。

  如今,盧月香遊走于中國大陸和台灣、政治與商業的邊緣,她結交了多數大陸的所在政府官員,她的身份優勢和社交水準進一步體現,在兩岸議論中充當了紐帶的角色。

  盧月香帶隊的中華生產黨當天已與台灣74個政黨結為兄弟黨,每月開政黨大會時,她都會簡介兩岸的政策、法律以及大陸的一些思想。

  2016年的大選在即,而今台灣島內兩大政黨都在搶票和鋪路。

  盧月香說,經由兩次敗選,民進黨一些人的思想也變了,不再度提「獨」的事。只有渴求贏得助長,民進黨只能轉換,「不能拿台灣2300萬人民開玩笑。」

  黃發展黨部之可見想和她合作初創「新住民委員會」,也是看中了她手上的選票。

  對此,她氣派很明確,想要選票,同意給,但有條件,必須給一席立委身份,假如應允,她會讓整體黨員加入國民黨。

  經由和黃改變黨部幾輪談判,黃改變黨部已首要准許了她的根由。

 

熱門標籤:著作權系統傢俱seo抓姦反光motel

台灣 雅虎 google seo+網頁設計推薦網站:http://www.pageone.cc http://www.seoer.com.tw http://seo.ao.com.tw

 


Powered by CmsEasy